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筷子兄弟王太利去哪了(筷子兄弟如何走到这一步)
筷子兄弟王太利去哪了(筷子兄弟如何走到这一步)

“杜尚说人最大的艺术品是自己的人生,我决定不当画家,改行拍电影去”。

1996年,16岁的河北男孩肖央来到北京,报考中央美院附中落榜,那时他顶着家里的反对,留在北京复读,跟三个同学一起租了几平米的小房间,有一个人不得不睡在柜子上。

复读一年之后,17岁的肖央终于在1997年考上了央美附中。

这一年,28岁的王太利揣着1800块钱,从山东来到了北京,“歌星梦是碎了,干点音乐周边的事情也行啊。”

俩人当时还没相遇,但年龄相差11岁的“筷子兄弟”,同一年在北京扎下了根。

2001年,肖央高考时,不想重复在央美附中的生活,决定不当画家,转而填了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的影视广告导演专业。

在改变高考志愿的那一刻,他绝对无法想象,命运之轮悄然运转:20年之后,他会跟刘德华拍电影、而且还是并列的男一号。

这部电影,正是即将于2021年2月12日(大年初一)上映的

《人潮汹涌》

刘德华监制并领衔主演,饶晓志执导兼编剧,肖央、万茜领衔主演,讲述了一个杀手与龙套互换人生的故事:

“顶级杀手周全(刘德华 饰)和落寞龙套演员陈小萌(肖央 饰)在一次意外中交换了身份。杀手在跌入谷底的过程中,重新审视了爱情和生活;龙套演员在冒充杀手的过程中,彻底重塑了人生。”

肖央在《人潮汹涌》中,扮演落魄龙套陈小萌”,故事里有着他与王太利共同的人生轨迹

那是一段曾经在追梦的路上,每天都濒临崩溃的现实人生。

用窦文涛的话来说:“想要了解人间疾苦,就看肖央的奋斗史”。

肖央、王太利、刘德华,他们的人生轨迹,在同一个时间点产生了交集——

2005年,中国电影一百周年。冥冥中,似乎一切都早有注定。

这一年,刘德华44岁,已经将第二个金像影帝稳稳捧在手中,还被华语电影传媒大奖选为“中国电影百年形象大使”。

这一年,他给了一位新人导演300万,那位导演拿着这笔投资拍出了《疯狂的石头》。

这一年,正在北电念大四的肖央,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几万块片酬的广告单子,广告男主是王刚老师,而他的甲方——某文化公司的老板,正是王太利。

王太利觉得这孩子不错,少年老成,尤其俩人都喜欢音乐,一拍即合,就开始搭档干活儿。

2007年,他们俩各自出资一万元,折腾出来第一部原创短片《男艺伎回忆录》,极尽恶搞。

虽然只有6分钟,但是迅速在网络蹿红,还拿下了某平台的特等奖,获得了10万元奖金,从此“筷子兄弟”正式成立。

之所以取这个名,寓意是“中国特色、朴素、互不分离”。

2009年,筷子兄弟事业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来了:40分钟的网络电影《老男孩》。

但拍摄这部片子,不仅把肖央他们的钱包掏空、更让他们每天处于崩溃之中。

首先是资金,原本这个片子作为《11度青春》系列电影的一部分,有平台给了10万块资金,但规定只能拍10分钟片长。

肖央和王太利,把自己有关音乐的梦想、有关迈克尔·杰克逊的共同故事,都写进了剧本里,结果时长超了,足足有40分钟!

那咋办?肖央把自己拍广告这些年赚的几十万,全贴进去了。

在拍摄过程中,因为道具都尽量省钱廉价,结果拍一场火锅戏的时候,全剧组都差点一氧化碳中毒。

王太利戴着假发跳MJ的舞蹈,跳着跳着假发自燃了!原来是便宜假发过于劣质,被灯光照太久就烧起来了!

拍摄中途,王太利的父亲去世,他拍完剩余戏份、回家料理父亲的后事,一度打算放下对音乐的梦想。

在后来唱遍全国每一个KTV的《老男孩》这首歌里,王太利曾如此填词:“生活像一把无情刻刀,改变了我们模样,未曾绽放就要枯萎吗?我有过梦想。”

曲中的踯躅彷徨、壮志难酬,令无数人产生共情:“初闻不知曲中意,再闻已是曲中人。”

后来的故事,大家都知道了:2014年电影《老男孩之猛龙过江》的主题曲《小苹果》一炮而红,力压凤凰传奇《最炫民族风》,成为新一代广场舞神曲。

筷子兄弟不仅就此走上音乐事业的巅峰,登上央视春晚,还成为首个登上全美音乐奖舞台的华语艺人组合,并获得“年度最佳国际流行音乐奖”。

肖央,这一年作为青年导演代表,与郭帆、宁浩、陈思诚、路阳由国家广电总局指派,赴好莱坞学习。

后来郭帆拍出了《流浪地球》,陈思诚和肖央拍出了《误杀》,路阳拍出了《绣春刀》系列。

上图左起:路阳、宁浩、肖央、陈思诚、郭帆

也是从这一年开始,筷子兄弟两人的事业,开始朝着不同的“梦想终点站”走去。

外人看着一动一静,肖央越来越火,而王太利却“销声匿迹”,殊不知这正是他们最为enjoy的状态。

王太利性格沉稳,更偏好音乐,就专注在音乐领域实现他的抱负,相继制作了《我们是太阳》《ILOVEYOU》《铁拳》等单曲;

从《唐探1》开始,哥俩就几乎不再合体拍电影,王太利虽然也参演了《武林怪兽》《雪暴》等片子,但多为客串性质,重心不在上头。

上图:客串《武林怪兽》

肖央性格外向,学电影出身、也更偏好电影,在执导电影《天气预爆》之后,从2015年的《唐探1》开始,作为演员的他几乎一部上一个台阶,就没有让观众出戏过。

不论是《唐探1》中的油腻探长;

还是《误杀》中的深沉父亲;

肖央个人的电影作品票房已达67.21亿,他也从配角到主角,一路以专业精神稳扎稳打,收获观众和行业的认可。

2020年金鸡奖、百花奖,他凭《误杀》两次与黄晓明、张译、周润发、易烊千玺等共同提名角逐“最佳男主角”,但两次惜败于黄晓明的《烈火英雄》。

刘德华在金鸡颁奖前甚至说:“我愿意用一生幸福换肖央拿(影帝)奖”。

很多观众也为肖央抱憾不已,他却比谁都更清醒:“现在让我拿奖,上去不知道说什么,不享受那个(荣誉),我觉得危机感更大。”

刘德华为何如此看好肖央?

那是因为两人在《人潮汹涌》拍了几个月对手戏,他见到了肖央有多专业、有多不惜力。

之前拍《误杀》时,有一场淋雨的戏,肖央连续淋雨三四天拍摄,把自己整个淋透,才有那种角色里的状态。

这次拍《人潮汹涌》时,有场戏需要肖央被刘德华连续扇耳光,饶晓志导演要求“真打”,刘德华打得都心疼,肖央却说不够力、再来,据说拍完一共挨了30多个耳光!

第二天,肖央的脸都肿起来了。

刘德华赞道:“他对我的信任太大了,他是全心全意地投入这个角色”。

从央美附中落榜的少年,到广场舞神曲的网红,再到与刘德华在电影里“平番”的男一号,肖央也自觉恍若梦境。

“16岁的时候,如果有人告诉我,你长大了会跟刘德华一起拍一个电影,然后你们俩都演男一号,我肯定会骂那个人。”

但真正的事实,就像《人潮汹涌》中,肖央饰演的龙套演员在最危机的关头,爆发了最华彩的演技;

世上哪有一夜成名的秘笈,所有的逆天改命都是厚积薄发,没有跑龙套的岁月,哪来颁奖台的辉煌?

“正确看待自己、认识自己,享受上天赐予你的那些美好的东西,好好成为自己,就真的会很幸福。”

肖央这话,说的不仅是“逆天改命”的戏中人,更是现实中,从网红变成实力派演员的自己。

刘德华饰演的失忆杀手“周全”,是另一个维度里的“逆天改命”。

记忆全无,从头开始,顶着一张大哥脸去跑龙套。

结果凭着极度自律、爱思考、爱钻研的习惯,跑龙套也跑出成就。

甚至让客串的郭帆导演激动拥抱、夸他演技出众,要给他的名字上片尾字幕:“感谢你对中国电影做出的贡献”。

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。

如今,肖央和王太利虽然专注不同的领域,但老男孩仍是追梦人,他们久违合体,打破“解散”“分道扬镳”的种种传闻,为《人潮汹涌》演唱了理想推广曲:《汹涌人潮》。

与12年前那曲《老男孩》相比,肖央和王太利再度描述他们的“梦想”,显然有了完全不同的心境。

“美好的向往,别只是想象,千万不要让世事的沧桑,改变模样。”他们如此唱道。

“当年跟我王哥合作《老男孩》时,我们都正经历着对未来的未知,或许这就是最后的任性,如果不行,就放弃理想主义。所以那时的我们唱着:生活是一把无情刻刀,改变了我们模样。”

41岁的肖央如此感慨,“可是后来,我们发现一起趟出了条不寻常的路。”

已届知天命之年的王太利说,“别急着把你的梦想和对生活的激情熄灭,也别让人潮汹涌将你和身边的人冲散”。

细细聆听、细细品味,筷子兄弟的歌声中,那关于梦想、热血与坚持的初心,似乎什么都没变,却多了一份从容不迫。

似是终于懂得了人潮汹涌中,坚守自我的可贵。

记得当年,《老男孩》的片尾字幕写道:“梦想这东西和经典一样,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,反而更显珍贵”,这句话后来成了很多人的签名。

而今,历经岁月后,两位“老男孩”依旧奔跑在追梦路上,他们唱着:“一切都会好,别着急变老”,谈起梦想,眼神依旧如同年少般炽热。

我的牛年第一张电影票,给了《人潮汹涌》,你呢?#电影人潮汹涌#

今日主笔:某小刀。

@刀刀叨文艺 原创文章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
(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,侵删)

嵊泗县嵊山镇谢庆法食品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嵊泗县嵊山镇陛下社区安基路3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