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美女记者身患肺癌遭遇误诊 错过治疗护肤DIY
美女记者身患肺癌遭遇误诊 错过治疗护肤DIY


照片:樊南方

她曾经有事业,有铁杆儿“粉丝”,有家庭有爱情,有车有房,还有健康。

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、“荆楚十大漂亮妈妈”,她是武汉“情事”记录者、爱情受挫男女的倾听人,她更是一名仗义的记者。

如今,她是一个病人。躺在武汉协和肿瘤医院6楼的病床上,38岁的她看见窗外春暖花开,一个念头时常会不可遏制地袭来:这会是我的最后一个春天吗?

她叫樊南方,《武汉晨报》情感专栏主笔记者。她的笔下,曾经全是别人的故事。



而今,因为20个月前的一次延误诊断,她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,写就从巅峰跌至谷底、生活几被毁灭的悲情一幕。

离梦想越来越近

2006年,当凶险开始一步步逼近樊南方的时候,谁也没有意识到—这一年,从表面上看,樊南方甚至可谓春风得意。

此时,樊南方在《武汉晨报》工作已有4年,拥有一大批铁杆儿读者,她采写的情感倾诉当年6月由出版社结集为《谁的婚姻没虫眼》出版;丈夫虞先淼事业有成,已经是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的常务副总;女儿尚尚13岁,正读初二——这个从城郊蔡甸区走入繁华都市、热爱文字的执着女子,正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梦想。

1970年大年初一,在武汉市蔡甸区出生的樊南方,从小到大一直都是父亲的骄傲:她21岁从区物资局主办的财会培训班毕业时,100多人中唯一一个分入局机关;几年内从打字员做到团委书记;28岁跳槽到一家保险公司当业务员,她的业绩每月都是全区第一名,月收入没有低于过6000元。

在樊南方的心中,却一直揣着一个写作的梦想。1998年,一个去《蔡甸报》做临时记者的机会摆在面前时,樊南方没有一丝犹豫,放弃了保险公司业务员的工作——虽然临时记者工资只有600元,尚不足前者的十分之一。

3年后,通过公开应聘,樊南方进入了《武汉晨报》,一个可以让自己更加尽情施展写作梦想的地方。在这里,樊南方不仅开始在新的平台上追求事业,还遇见了现在的丈夫虞先淼,第二次收获了爱情。其时,虞先淼丧偶11年,带着儿子;樊南方离异9年,成为单身母亲。

进入晨报后,樊南方的生活渐入佳境。在这里,樊南方勤奋工作,加上给其他刊物写稿,虽然底薪每月只有400元,可年薪也可达10万元,不仅自己生活无忧,还可以帮助自己的亲人。

她也被称为“侠义记者”——带头为白血病患儿捐款并为之呼吁募捐,带病召集读者为困境中的品学兼优学生献爱心,帮助先天性无子宫女大学生联系医院减免手术费,牵线爱心读者与失足学生面对面“一帮一”……

在几个不同的圈子里,樊南方被称为“小张瑜”——在她的同龄人里,《庐山恋》女主角的饰演者似乎就是美丽、优雅的代名词。渐渐地,樊南方成为灵魂人物,大家都叫她“笑长”。“她精灵古怪,总是冷不丁地冒出一句,让所有人哈哈大笑,把大家的情绪都调动起来。”因为属狗,她的好朋友纪红有时候亲热地叫她“狗姐姐”,“我跟她开玩笑说,狗姐姐,我宁愿跟你吵嘴,都不愿意跟有些人说话。”

虽然工作都很忙,樊南方珍惜每一刻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。有时候在家里闹得疯,母女合起来“戏弄”老虞,给他扎辫子,扮成漫画《老夫子》中大番薯的形象,一家人笑得弯了腰。全家出去玩儿的时候,偶尔遇见老虞的朋友,会开他的玩笑,“带着3个孩子出来玩哪?”

被当作肺结核治了8个月

“如果能回到2006年6月6日……”明知不可能,现在的樊南方,偶尔也会这样奢望——正是从那一天起,她正在上升的命运轨迹,开始了逆转。

那一天,在迷信者看来,是个好日子。对于当时的樊南方来说,也是双喜临门:《谁的婚姻没虫眼》已然推出;“漂亮妈妈”评选入围有望,行将揭晓。

那一天,也是樊南方所在单位每年例行体检的日子。樊南方早早来到了武汉市第一医院——从4月以来,樊南方感觉身体状况不太好,晚上咳嗽不止。

果然有事。

胸透之后,医生把樊南方拉到一边,字斟句酌:“你右肺尖有阴影,最好去结核病医院检查一下。”

闻听此言,其他项目没来得及做,樊南方即赶往武汉市结核病医院的宝丰路院区。接诊的是副主任医师吴文娟,樊南方不由颇感幸运——楼下挂号时,樊南方注意到墙上的“教授简介”中提到,吴文娟“专业娴熟”。

遵吴文娟医嘱,樊南方6日住进了医院,并于9日照了两次ct检查,被确诊为肺结核。樊南方并不知道,这次ct结果写有“疑似肿瘤”的字样。

6月9日,医院开始用雷米封等结核药对樊南方进行治疗。“医院是治疗结核的老字号医院,我把自己36岁的生命很放心地交给了他们。”樊南方说。

住院20天后,6月26日,樊南方被通知可以出院。出院时,樊南方问医生自己是否可以上班,医生回答:“你不要把自己当病人,你病情轻微得很。别人吃半年的药,你吃3个月就好。不过为保险起见,还是吃半年。”医生还嘱咐:定期做血常规检查,每两个月做一次胸片检查。樊南方“牢记在心,高高兴兴地出院了”。

她所不知道的是,在出院时所做ct结果上再次出现“不排除肿瘤”的字样。

两个月后,遵医嘱,樊南方去医院做胸片检查。坐诊医生说告诉她,“情况有好转,继续吃药”。樊南方于是继续吃药。“我是个很听话的病人。”

9月18日,樊南方再次去做胸透。这次的经历,在随后不久看上去似乎是一场“虚惊”:在自己的胸透结果单上,樊南方第一次看到了“不排除肿瘤”字样。紧张不已的樊南方当即打电话给丈夫虞先淼,和他一起去找吴文娟。

在樊南方的记忆中,吴文娟看了片子后,当场说,“没事,没问题!很清楚是结核,怎么会是肿瘤呢?”而吴文娟则不记得樊南方当时是否找过自己。

在坐诊医生那里,樊南方得到这样的安慰:“情况一次比一次好转,继续吃药吧。”

樊南方心里的一块石头,这才落了地。

2007年1月25日,腊八前一天,6个月治疗期已过。樊南方去做计划中的最后一次复诊检查。因为感觉只是例行公事,樊南方还因为工作繁忙拖延了半个月。“让医生明确告诉自己没事,开开心心地放心过一个年。”樊南方心里这样想着。

一直到这时,樊南方还只把这场病,看作一个小小波折和插曲。

嵊泗县嵊山镇谢庆法食品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嵊泗县嵊山镇陛下社区安基路39号